忘羡场合

微笑抑郁症患者
请随时接受我的死亡

脑洞!

几个世纪后,我来帮@白开水的鲜橙多 写脑洞了


音响师羡&总裁叽


——————————————————————————


羡非常自恋


有一次看见帅帅的叽被某苑抱大腿


[差不多就是原著那段]


羡就帮叽解围顺便蹭个好影响


结果叽点头就走了


有一次蓝氏要搞一个大趴地


就请了羡来做音响师


羡很高兴


一次安排会议结束以后


向叽要电话要微信要住址一个不少


叽也没说什么


平静地看羡那自己的手机乱翻乱翻


羡习惯性打开了叽的相册


叽制止了


说了句再会就扭头走


耳根却红了AuA


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宴会


吸尘邀请羡参加


宴会上羡看温某敬叽酒


就过去帮他喝了


然后第二天就发骚了


羡心想还好替叽喝了


他今天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会议


然后是彩排的时候


羡在试话筒


话筒却发不出声


在喊了无数个“喂喂”之后


羡终于很没有职业准则地拍了下话筒


还是没响


羡发微信给叽让他过来


跟他说一下情况


羡把话筒放在自己面前


然后趴在桌子上往前翻和叽的聊天记录


看到叽昨天很晚的时候发了一条信息


昨晚他睡得早就没看到


加上一群无聊人一直在乱七八糟地发消息


把叽盖过去了


羡把叽调成顶置聊天


叽发:“为什么要替我喝那杯酒?”


羡轻笑一声


说:“因为我喜欢你啊”


这时话筒响了


刚好把羡那句传遍整个大厅


羡一转头


叽愣愣地站在门口


评论

热度(10)